身价倍增的大白兔:联名冰激凌55一个 联名奶茶

  作为对照,同样有“新年糖”之称的徐福记,业务涉及糖果、糕点、沙琪玛、巧克力和果冻等多个品类。

  渠道铺货方面,大白兔也在经历艰难转型。作为传统品牌,大白兔渠道偏重线下。冠生园总经理吴坚曾在2019年经销商大会上坦言,过去几年,市场发生了巨变。面对强势电商对线下价格体系的影响,以及实体商超自身面临的挑战,很多经销商做不下去,也是事实。

  为适应销售渠道的多元变化,大白兔于2019年开设天猫官方旗舰店,母公司冠生园也加大投入网购自营业务。

  而在资本市场,大白兔同样受到冷遇。

  母公司冠生园的上市目标由来已久,期间几番运作,均未成功。2008年,中信资本斥资5.1亿元,收购冠生园45%的股权。当时业内认为,在资本运作高手的帮助下,冠生园上市有望。谁知,2008年9月,“三聚氰胺”事件爆发,大白兔奶糖原料供应商蒙牛牵涉其中。随后,大白兔奶糖被检测含有三聚氰胺,全面下架,暂停销售。

  眼见冠生园遭受重创,难以上市,中信资本也选择了退出。

  2010年,同属上海老字号的上海梅林募资10.32亿元,收购冠生园集团全部食品主业经营性资产,包括“冠生园”和“大白兔”两大品牌。

  此后财报显示,2015年至2018年,主要生产大白兔奶糖的冠生园的营业收入,由20.28亿元,减至15.21亿元;净利润则从1.1亿元增至1.92亿元。对此,有业内人士分析,营收缩减,利润却在增加,一个可能解释是,公司正在缩减亏损业务。但从长期看,如果市场无法扩张,利润增长也无法持续。